<track id="z7zvx"></track>

      <track id="z7zvx"><strike id="z7zvx"><ol id="z7zvx"></ol></strike></track>
      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 每日推薦 >

      江蘇陽光220億跨界光伏被疑拉抬股價 剛領罰單又被監管立案

      長江商報 | 2022-09-23 09:12:55

      縱橫資本市場20年,資本玩家、陽光系的靈魂人物陸克平在年近八旬之際,又被納入監管。其實際控制的江蘇陽光(600220.SH)又被監管立案了。

      近期,江蘇陽光發布公告,公司收到證監會下發的《立案告知書》,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證監會決定對公司進行立案調查。

      江蘇陽光究竟因何被監管調查,暫時不得而知。而在兩個月前,江蘇陽光同樣因為信息披露違法違規問題領了監管罰單。

      在市場人士看來,陸克平“玩壞”了陽光系旗下的江蘇陽光、海潤光伏(600401.SH,已退市)和四環生物(000518.SZ)三家A股公司。目前,海潤光伏已經退市,四環生物經營接連虧損,也瀕臨退市。

      江蘇陽光是陸克平實際控制的相對較好的公司,但從經營業績方面看,也是多年未能突破發展瓶頸,且財務壓力較大。

      備受關注的是,5個月前,江蘇陽光曾拋出220億跨界光伏的投資計劃,本報曾質疑其“畫餅”。如今,該項目仍然懸而未決。

      剛領罰單又被監管立案

      陸克平又被監管關注了。這一次,又是信息披露違法違規。

      最近一次公告顯示,公司于9月14日收到證監會下發的《立案告知書》,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證監會決定對公司立案。

      此消息一出,江蘇陽光股吧里頓時沸騰了,江蘇陽光又犯啥事了?

      市場的疑慮與擔心,源于江蘇陽光剛剛領了一張罰單,其所犯之事也是信息披露違法違規。

      今年7月21日,上海證券交易所對江蘇陽光及有關責任人予以監管警示,包括時任董事會秘書趙靜、徐偉民,時任財務總監徐霞。趙靜為公司現任董秘,而徐偉民為前任董秘,2018年3月辭職,徐霞則在今年4月辭任財務總監,由“95后”王潔接任。

      再往前追溯,今年5月30日,證監會江蘇證監局對江蘇陽光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決定。

      經查,公司存在三個方面的違規行為。具體為,一是2021年半年報、三季報存貨披露不準確。公司對于向河北宇騰羊絨制品有限公司采購的部分原材料存在提前確認存貨的情形,涉及金額8716.82萬元。二是財務核算不規范導致披露的部分財務數據不準確。三是公司2013年—2020年定期報告中未披露控股股東江蘇陽光集團作出的向公司無償轉讓“陽光”牌商標的首發承諾事項及履行情況。

      江蘇陽光本次被查,可能是2021年“犯”的事。畢竟,前次領罰單,違法時間截至到2020年。

      被譽為“毛紡巨子”的陸克平,始于1993年,通過參與企業改制,開始搏擊資本市場。1999年,江蘇陽光登陸上海證券交易所,2002年,經過系列股權變更,陸克平成為江蘇陽光實際控制人。這一年,他正式組建陽光集團。10年之后,陽光集團控制海潤光伏,并成功借殼江蘇申龍上市。陸克平的陽光系雛形初成。

      陸克平被稱為資本玩家,源于其“玩壞”了上市公司。在海潤光伏身上,公司經營業績不堪入目而退市,但陸克平及陽光集團賺了約20億元。在四環生物身上,陸克平利用19個賬戶隱秘控制長達五年之久,并推動四環生物與陽光集團進行交易等,為陽光集團提供擔保。

      2020年4月,證監會下發行政處罰決定書,對陸克平處以巨額處罰,并采取終身市場禁入措施。

      不過,雖然陸克平被監管部門踢出資本市場,但其仍然是四環生物、江蘇陽光的實際控制人。

      四環生物的經營業績頗為糟糕。wind數據顯示,1993年上市以來,其實現的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稱“凈利潤”)累計為虧損2.56億元。

      繼去年虧損0.35億元后,今年上半年,公司又虧損0.33億元。與之對應的是,公司的營業收入同比也是連續下滑。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賬面資金僅剩0.28億元。

      220億跨界光伏或為拉升股價

      又被證監會立案調查的江蘇陽光,也一直被市場質疑。

      江蘇陽光是一家老牌上市公司,1999年登陸上交所主板,其主營業務為紡織和熱電。公司主要生產呢絨面料,應用于高檔西裝、套裝、時裝和機關制服等制作,以內銷為主,也出口至海外。

      目前,公司是國內規模最大的高支高檔薄型面料生產基地。去年以來,公司紡織業務貢獻了超過80%的營業收入。

      從經營業績方面看,江蘇陽光多年沒有突破。數據顯示,2002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為9.25億元,凈利潤為1.35億元;2006年,營業收入為25.30億元,凈利潤為0.93億元。2007年至2011年,公司營業收入有所波動,但多數年度均超過30億元,2011年為38.73億元,為迄今為止的巔峰。但凈利潤與之并不匹配,2007年為1.58億元,2011年僅為0.09億元,2012年,公司虧損13.61億元,為其上市以來的首次虧損,這一年虧損,一下子吞噬了此前多年積累。

      2013年開始至2021年,江蘇陽光的營業收入持續在20億元左右徘徊,凈利潤在1億元左右徘徊。其中,2020年凈利潤最低,僅為0.16億元。2021年出現恢復性增長,凈利潤恢復至1.15億元,同比增長622.50%。

      今年上半年江蘇陽光實現營業收入8.94億元,同比增長9.55%,凈利潤為0.51億元,同比增長726.49%。雖然較去年同期大幅倍增,但仍然屬于恢復性增長。

      顯然,這樣的業績,陸克平是不滿意的,并籌劃進軍光伏。

      江蘇陽光進軍光伏頗有戲劇性。

      去年12月19日晚間,江蘇陽光公告稱,巴彥淖爾市政府、烏拉特前旗政府與公司控股股東陽光集團簽訂了光伏新能源全產業鏈項目框架合作協議。隨后的12月20日和21日,江蘇陽光連收一字漲停。

      當時,公司公告稱,投資行為僅限于控股股東,與公司無關。

      然而,今年3月9日,江蘇陽光突然公告,擬在內蒙古設立全資子公司內蒙古澄安新能源有限公司,主營光伏業務,注冊資本20億元。公告一出,公司股價再度起飛,3月9日到3月16日,六個交易日收獲五個漲停。

      一個月后的4月22日,公司進一步披露,與包頭市政府、包頭市九原區政府分別簽訂了《投資合作協議》,擬投資200億元在包頭市投資建設光伏新能源全產業鏈項目,總建設用地面積約2000畝,建設“10萬噸多晶硅、10GW單晶拉棒(包括切片)、10GW電池片及組件項目,同時建設10GW光伏電站項目”。

      至此,公司正式官宣全面向光伏領域轉型,合計投資高達220億元。

      與此同時,公司控股股東陽光集團的投資計劃將不再推進。

      江蘇陽光拋出高達220億元光伏投資項目時,長江商報記者基于其對光伏全新領域,一無人才儲備、二無技術、三無資金,曾作報道予以質疑。

      那么,時間已過5個月,這一項目進展如何?

      長江商報記者梳理江蘇陽光公告發現,自從今年5月12日回復交易所問詢函,江蘇陽光一直未披露上述跨界投資項目的進展情況。

      市場判斷,上述跨界項目可能懸了。

      單單從資金方面看,江蘇陽光確實無力推進高達220億元的項目。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賬面貨幣資金僅6.45億元,而短期借款19.74億元,財務壓力山大。

      市場質疑,江蘇陽光跨界光伏是為了拉升股價。

      半年報顯示,截至今年6月底,江蘇陽光前十大股東中九位高比例質押,其中,陽光集團及其一致行動人陳麗芬、郁琴芬、孫寧玲等所持股份為高比例質押。

      標簽: 資本市場 資本玩家 靈魂人物陸克平 江蘇陽光 海潤光伏

      • 標簽:資本市場,資本玩家,靈魂人物陸克平,江蘇陽光,海潤光伏

      相關推薦

      校花与男友在外做愛视频

        <track id="z7zvx"></track>

          <track id="z7zvx"><strike id="z7zvx"><ol id="z7zvx"></ol></strike></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