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yu2y2"><noscript id="yu2y2"></noscript></bdo>
  • <xmp id="yu2y2"><table id="yu2y2"></table>
  • 首頁 > 要聞 > 正文

    恒順醋業遭圍堵凈利倒退7年 凈利連續兩年下降

    2022-05-09 16:41:27來源:長江商報  

    A股市場上唯一的食醋企業恒順醋業(600305.SH)龍頭地位岌岌可危,亟待突圍。

    近日,恒順醋業發布2021年年報,其實現的營業收入、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以下簡稱凈利潤)同比雙雙下降,這是公司近9年來的首次,凈利潤更是開倒車,一步回到7年前。

    恒順醋業上市已有22年,雖然一直以食醋為主業,但公司頻頻跨界地產、汽車等領域,不務正業的結果是后遺癥嚴重。

    回歸主業,恒順醋業開始積極“自救”。繼2014年募資6.5億元擴大食醋產能后,目前,公司正在籌劃定增擬募資20億元,再度擴大食醋、料酒、醬油等產能。

    然而,調味品頭部企業紛紛進軍食醋企業,并在恒順醋業的“家門口”展開“肉搏”。擁有四大名醋之一的山西,已有兩家醋業公司正在沖刺資本市場,試圖借此走向全國。

    發力預制菜、延伸復合調味品,恒順醋業在積極尋求突圍。但對恒順醋業而言,資金并不充足的情況下分散投資,這是一條好的突圍路徑嗎?

    凈利連續兩年下降

    經營業績再度下滑,恒順醋業的表現沒有驚喜,只有擔憂。

    年報顯示,2021年,恒順醋業實現營業收入18.93億元,同比下降6.45%。凈利潤、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以下簡稱扣非凈利潤)分別為1.19億元、1.08億元,同比下降幅度為62.28%、62.01%。

    與年報同時披露的還有2022年一季報。今年前三個月,恒順醋業實現營業收入5.72億元,同比增長10.43%,凈利潤為0.77億元,同比下降0.75%。

    年度營業收入、凈利潤雙雙下降,這是恒順醋業2013年以來的首次。此外,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分別下降至1.19億元、1.08億元,均大幅倒退,不及2015年的2.40億元、1.13億元。

    2021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原材料漲價等影響,調味品行業不少企業經營承壓。

    行業龍頭海天味業實現的營業收入、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同比增速分別為9.71%、4.18%、4.09%,近11年來同比增速首次降至個位數。千禾味業的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同比增速分別為7.58%、8.26%,雖然增速不快,但保持基本穩定。醬油行業老二中炬高新的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同比分別下降16.63%、19.98%。

    對比發現,作為食醋龍頭,恒順醋業的凈利潤、扣非凈利潤下滑幅度之大,超出市場預期。

    2021年,恒順醋業食醋銷量17.55萬噸,同比下降1.26%。公司大本營華東大區銷售收入為9.65億元,同比下降4%,毛利率41.17%,同比減少2.61個百分點。

    與銷售下滑相關的是,2021年,恒順醋業的銷售費用3.44億元,同比增加0.76億元,增幅為25.94%。銷售費用中,增長最明顯的是廣告費、促銷費,合計為2.18億元,同比增長47.89%,占銷售費用的比重為63.30%。

    這些數據顯示,公司加大了營銷推廣力度,但并未帶來經營業績增長。

    不只是2021年,2020年,海天味業、中炬高新的凈利潤保持高速增長,千禾味業凈利潤穩增長,而恒順醋業的凈利潤為3.15億元,同比下降3.01%,也在下降。

    綜上所述,恒順醋業的食醋主業遭遇了發展瓶頸。

    巨頭“家門口”圍堵

    恒順醋業正在被巨頭圍堵,面臨的競爭將更加殘酷。

    官網顯示,恒順醋業始創于1840年清道光年間,地處“中國醋都”—江蘇鎮江,是目前中國最大、現代化程度最高的食醋生產企業。目前,其核心產品仍然為食醋,同時還發展有料酒、醬油、復合調味料等系列產品。

    恒順醋業滲透至醬油領域,而海天味業、千禾味業等也滲透至食醋領域,爭搶食醋產業蛋糕。

    從目前來看,海天味業的醬油龍頭地位難以撼動,但恒順醋業的龍頭地位能否保住,還很難說。

    華東大區一直被視作恒順醋業的大本營,2021年,華東大區為公司貢獻了約50.98%的營業收入。這也意味著公司對華東地區市場存在明顯依賴。

    但華東大區已成為調味品企業的“兵家必爭”之地。包括海天味業在內,紛紛進駐。

    早在2014年,海天味業在江蘇宿遷設立生產基地,進駐華東市場。宿遷距恒順醋業所在的鎮江僅300.70公里。

    2017年,海天味業收購江蘇鎮江丹和醋業70%股權。丹和醋業前身為創立于1981年的國營鎮江珥陵香醋廠,是鎮江老牌香醋生產廠家。1994年,丹和醋業率先取得鎮江香(陳)醋地理標志使用權。

    收購丹和醋業,市場認為,海天味業將醋業戰火推到了恒順醋業“家門口”。

    聲稱零添加、高端品牌醬油的千禾味業,也殺進了鎮江。

    2013年,千禾味業與上海匯鮮堂開始經銷合作,進軍華東市場。6年之后的2019年,千禾味業再耗資1.50億元收購鎮江恒康醬醋有限公司(后改名鎮江金山寺食品有限公司)100%股權。2021年,公司東部地區銷售收入為3.88億元,占其營業收入的比重為20.15%。

    除了海天味業、千禾味業外,主打蠔油的李錦記也在2018年轉戰醋業市場,并在華東地區展開“廝殺”。

    值得一提的是,醋業大省山西,包括紫林醋業、水塔醋業等正在沖擊A股市場,這兩家公司也已布局華東等市場。

    華東地區的醋業大戰已經開始,依賴華東大區的恒順醋業,在這場“家門口”的戰爭中,能否保住陣地,還不好說。

    高層換血擴產“自救”

    危墻之下,換帥、擴產,恒順醋業積極開展“自救”。

    調味品江湖中,恒順醋業的人事大變動,一度引發業界高度關注。

    一個標志性事件為,去年11月23日,恒順醋業突然宣布,公司董事、總經理李國權辭職。辭職之前,其還擔任公司營銷總監。

    公開資料顯示,1999年,時年23歲的李國權加盟恒順醋業,至辭職之時,其在公司干了22年,擔任總經理職務達10年之久。此外,他還擔任過公司生產部經理、研發部經理,均為關鍵部門。

    作為年僅46歲、22年的老將,李國權的意外離職引發市場猜測。李國權辭去總經理職務已近半年,截至目前,總經理一職仍然空缺。

    在李國權辭職當天,恒順醋業宣布了新的人事任命,從外部引進兩位新人。公司任命張冰為公司營銷總監,陳勝東為公司營運總監。這也是恒順醋業首次聘請外部人員擔任要職。

    在此之前,恒順醋完成了董事長更迭。2019年12月,公司原董事長張玉宏辭職。2020年初,杭祝鴻出任公司董事長。杭祝鴻曾任江蘇省鎮江市政府秘書長,此前并無恒順醋業工作經歷。

    人事大換血的背后,是恒順醋業戰略規劃的調整。

    恒順醋業曾被指不務正業。2001年2月上市后,公司還激勵推進多元化發展戰略,相繼涉足地產、汽車、醫藥、小貸等眾多領域。多元化并未給恒順醋業帶來可觀的經營業績,相反,公司業績表現不佳。2002年至2013年的12年,公司扣非凈利潤四個年度出現虧損,其余年度中,2013年的0.42億元,是最好的業績。

    2013年,恒順醋業逐步全面回歸聚焦主業,2016年開始全面剝離非醋業務。

    2013年之前,海天味業等調味品企業大舉擴張醬油產業,而恒順醋業在香醋領域幾乎沒有動作,直到2014年。

    2014年5月,恒順醋業首次實施股權再融資,通過定增募資6.5億元,用于10萬噸高端醋產品灌裝生產線、品牌建設和償還貸款。

    2021年,恒順醋業再度啟動定增,擬募資20億元,用于擴張食醋、料酒、醬油等產能。

    恒順醋業試圖通過大舉擴產、增加推廣費等措施進行“自救”,應戰“家門口”的競爭。

    杭祝鴻接任董事長后,推動恒順醋業再次聚焦食醋主業。不過,從2021年年報看,非醋資產剝離尚未全部完成。

    恒順多元化之路走得順嗎

    在擴產自救之時,恒順醋業再度進行產業多元化。與以往不同的是,如今的多元化產業,與主業有一定關聯,但前途未卜。

    今年4月6日,恒順醋業在互動平臺上自曝,公司進軍預制菜領域。公司稱,伴隨“宅經濟”發展,預制菜已開始興起,公司已積極研發和布局該產品系列,將更方便、更健康的產品提供給消費者。根據公司回復投資者提問,公司的預制菜產業可能已經成型,并將具備一定規模。

    預制菜因疫情而興起,進而蓬勃發展,是資本市場的熱點概念。A股市場上,國聯水產、味知香、海欣食品等均已布局預制菜,其中,味知香為A股預制菜第一股。不過,從營業收入和經營業績方面看,上述公司預制菜規模均不大,盈利能力并不強。未來,隨著疫情得到控制,預制菜的市場究竟會有多大,主營香醋的恒順醋業能否分得一杯羹,也是個未知數。

    除了預制菜,恒順醋業還布局復合調味品產業。

    去年11月,恒順醋業披露定增預案,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募資不超過20億元,其中有14.50億元用于產能建設,包括年產10萬噸調味品智能化生產、年產10萬噸復合調味料項目。

    目前,主營復合調味料的企業不在少數,包括老干媽、天味食品、安記食品等。目前,天味食品等已開展規?;瘮U產,但行業門檻較低,行業集中度不高,尚無領導品牌。海天味業、千禾味業等傳統調味品企業在加碼,楊國福、呷哺呷哺等餐飲企業也在進軍,行業競爭將更加激烈。

    業內分析人士稱,復合調味品領域確實存在較大的發展機會,未來有望涌現幾家頭部企業,但恒順醋業要想抓住機會異軍突起,難度較大。一方面,行業巨頭紛紛入局,恒順醋業在這一領域沒有具備競爭力的積累。另一方面,恒順醋業并沒有給消費者購買其復合調味品的理由,公司需要較大投入進行品牌建設。在這方面,恒順醋業沒有優勢。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恒順醋業賬面貨幣資金加上理財產品合計為8.23億元,對應的債務為1.64億元。

    目前,恒順醋業香醋市占率在10%,還有較大提升空間,在巨頭圍剿下,其龍頭地位并不穩固,全國性市場仍需開拓。

    從這方面看,資金原本不太充足的恒順醋業,分散資金實施產業多元化,無異于一場賭博。

    奇怪的是,資金不充足卻大舉分紅。2021年,恒順醋業打算派發現金紅利1億元,分紅率達84.03%,創了紀錄。

    綜上,恒順醋業的多元化之路能否走得順,值得繼續關注。

    標簽: 食醋企業恒順醋業 營業收入 食醋企業 積極尋求突圍

    相關閱讀

    精彩推薦

    相關詞

    推薦閱讀

    老污龟白丝白浆,男生宿舍互相脱裤子摸J,免费h无码动漫在线观看尤物
  • <bdo id="yu2y2"><noscript id="yu2y2"></noscript></bdo>
  • <xmp id="yu2y2"><table id="yu2y2"></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