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z7zvx"></track>

      <track id="z7zvx"><strike id="z7zvx"><ol id="z7zvx"></ol></strike></track>
      首頁 > 要聞 > 正文

      透視電力產供一年之變 去年出現的“拉閘限電”風波今年還會出現嗎?

      2022-08-17 08:10:27來源:北京商報  

      今年1-7月電力產供大數據出爐:1-7月,全國規模以上工業發電4.77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4%。從用電看,1-7月全國全社會用電量同比增長3.4%。在疫后經濟復蘇中,電能產供一直都是熱點。調控煤價、落地南方電力統一交易市場、加大新能源并網、推廣虛擬電廠,一年來,我國在國家層面正在優化電力從生產到消納的全流程,以此來保證生產生活用電。盡管如此,在全國多個省份受持續高溫影響下用電量飆升,四川、江蘇、浙江、安徽用電負荷連創新高,8月15日四川已開始擴大工業企業讓電于民實施范圍。在國家多舉措調控電能產供中,去年出現的“拉閘限電”風波今年還會出現嗎?杜絕“拉閘限電”還有哪些課要補?

      電力供應持續增長

      國家發改委政策研究室主任金賢東在8月16日的發布會上介紹,1-7月,全國規模以上工業發電4.77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4%,增速比上半年加快0.7個百分點。7月,全國發電量8059億千瓦時,同比增長4.5%,增速比上月加快3個百分點。

      從用電看,1-7月全國全社會用電量累計49303億千瓦時,同比增長3.4%,漲幅較2021年上半年低12.8個百分點。其中,一產、二產、三產和居民生活用電量分別為634、32552、8531和7586億千瓦時,同比分別增長11.1%、1.1%、4.6%和12.5%。

      值得注意的是,受今年極端高溫情況的影響,南方地區出現干旱情況,我國電力第二大來源水電今年較為乏力。根據國家發改委的數據,7月全國規模以上工業發電種類中,水電增長2.4%,增速比上月放緩26.6個百分點;火電則由降轉增,同比增長5.3%。

      從全國規模以上工業發電量來看,2022年上半年全國規模以上工業發電量整體3.9641萬億千瓦時,低于2021年下半年的4.1887萬億千瓦時。

      對此,北京工商大學商業經濟研究所所長洪濤解釋道,“2021年下半年,我國疫情恢復較好,有些地方恢復到疫情前的水平,表現在電力上即為消費量較大、生產量也較大。而2022年上半年我國受疫情影響較大,特別是擁有2500多萬人的上海,這些都間接地表現在電力的供給和消費上,相應的電力緊張也是如此”。

      對于2022年后續用電走勢,國家發展改革委經濟運行調節局局長李云卿在8月16日的發布會上表示,綜合研判,預計2022年全國用電量及最高用電負荷仍將較快增長,與此同時,統籌經濟社會發展、能源清潔低碳轉型、碳達峰碳中和等多個目標,對電力保供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國家發改委將會同有關方面全力做好電力保供工作,為經濟社會穩定運行提供有力支撐。

      多舉措保供電

      事實上,一年來,調控煤價、落地南方電力統一交易市場、加大新能源并網、推廣虛擬電廠,我國在國家層面正在優化電力從生產到消納的全流程,以此來保證生產生活用電。

      在保障主要電力來源火電的及時供應上,國家發改委今年出臺多項政策打擊變相哄抬煤價行為,將煤價調控在合理區間。國家統計局8月14日發布的2022年8月上旬流通領域重要生產資料市場價格變動情況顯示,8月上旬各種煤炭價格均在下調,其中,可用來發電的電煤之一的無煙煤噸價1466.9元,比上期價格下降121.7元,降幅7.7%。

      在電力調度上,除了加快建設虛擬電廠、西電東送等,電力交易平臺的發展也為各地均衡用電需求提供了渠道,各省市可以根據自己的產電、用電需要進行電力交易。全國風電、光電最發達地區之一的甘肅省便是一個很好的范例,作為全國首批電力現貨市場試點建設省份,甘肅率先實現“雙邊”電力現貨市場不間斷運行。2021年,市場化交易電量達68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4.4%,占比達62.5%。

      值得注意的是,我國電力生產在“追光捕風”的新能源建設上也在加快進程。從甘肅蘭州出發,沿著連霍高速、武金高速駛向西北,成片的光伏板、高聳的風機目不暇接。針對新能源電力的間歇性、波動性、隨機性以及消納等問題,國家電網也通過調整水火電機組出力、調用儲能和外送通道建設、完善綠電交易機制等予以解決。

      國家電網有限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辛保安在8月12日舉行的2022“一帶一路”清潔能源發展論壇上提出了我國新能源發展目標:預計到2030年,我國風電、太陽能發電等新能源發電裝機規模將超過煤電成為第一大電源,2060年前新能源發電量占比有望超過50%。

      “拉閘限電”能杜絕嗎

      盡管國家保電力供應的腳步一直未停,但在持續高溫影響下全國多個省份用電量飆升,四川、江蘇、浙江、安徽用電負荷連創新高,8月15日四川已開始擴大工業企業讓電于民實施范圍。

      對此,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認為,這主要與四川的電力結構有關,“四川位于長江上游,水電較為豐裕。今年極端高溫下長江出現旱情,對四川影響較大。但整體來看,我國以火電為主,對今年部分地區旱情導致的水電乏力不必過于擔心”。

      至于今年是否會出現像2021年夏秋之交大規模的“拉閘限電”現象,林伯強持否定態度。“在國家的宏觀調控和多種因素影響下,今年煤炭價格恢復到合理區間,‘能耗雙控’以及高耗電量都有了經驗,不會再出現像去年的‘拉閘限電’現象。”他認為,“整體來看,目前我國電力供應較為充足,即使供電緊張也只是局部的幾天時間,除去去年電力需求增長特別快的情況,前十年我們的供應都沒有出過問題,今后應該也不會有什么問題。”

      洪濤同樣表示,現已經立秋,“秋老虎”不會拖得太久,因此,像四川這種“工業企業讓電于民”也不會太久。

      面對夏季驟增的用電壓力,如何保證電力供應,林伯強認為,中長期可以從開源節流各方面進行建設,但短期內還是有序用電最管用,“工業用電在全社會用電中占比幾乎常年過半,只要從工業分出一點點給居民就夠用了,四川本次限電便屬于有序用電。而且這種高溫通常就一兩周,影響不會很大,而且工業即使停電也不是完全野蠻拉閘,而是有序用電,所以影響不會很大”。

      在常規的調控煤價、綠能等舉措外,還有哪些環節可以再做突破,杜絕“拉閘限電”現象?北京社科院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智能社會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王鵬跳出電力供應本身給出了建議。

      “首先,‘拉閘限電’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下發給各地的‘雙碳’指標,這個指標可以根據各地的工業發展情況進行下發而非‘一刀切’,同時各省市也應根據最開始下發的指標有計劃地、季度性地安排用電情況,而不是在年底沖業績的時候‘拉閘限電’。其次,在電力供應積極性上,也可以通過電價市場化改革來保證電力供應企業的盈利。最后,如何更科學、合理地實現‘雙碳’指標也可納入地方官員的考核標準中,從而避免‘拉閘限電’的現象。”王鵬建議道。

      標簽: 電力產供大數據出爐 工業發電 生產生活用電 加大新能源并網 推廣虛擬電廠

      相關閱讀

      精彩推薦

      相關詞

      推薦閱讀

      校花与男友在外做愛视频

        <track id="z7zvx"></track>

          <track id="z7zvx"><strike id="z7zvx"><ol id="z7zvx"></ol></strike></track>